• 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-> 漯河統戰網信息中心 -> 讀書 -> 經典閱讀 -> 詩詞講讀

    納蘭詞中的冬天,那么美,那么涼

    詩詞講讀

    2018-01-21 14:46:02

    1047 0







    身向榆關那畔行,夜深千帳燈。

    聒碎鄉心夢不成,故園無此聲。

    無論是“夜深千帳燈”的壯美,還是“故園無此聲”的委婉,納蘭將生活躍于紙上,這種美,都是心靈的體驗。

    《臨江仙·寒柳》

    飛絮飛花何處是?層冰積雪摧殘。

    愛他明月好,憔悴也相關。

    最是繁絲搖落后,轉教人憶春山。

    西風多少恨,吹不散眉彎。

    柳絮楊花隨風飄到哪里去了呢?原來世被厚厚的冰雪摧殘了。伊人就算永訣,也淡不去自己一分一毫的思念。

    《浣溪沙》

    殘雪凝輝冷畫屏,落梅橫笛已三更,

    我是人間惆悵客,知君何事淚縱橫,





    夢好莫催醒,由他好處行。

    塞馬一聲嘶,殘星拂大旗。

    “三更雪”和“桃花月”,一實一虛,哀樂畢現。塞馬嘶鳴,殘星大旗,北風勁吹,寒威凜烈,夢該醒了。

    《眼兒媚·詠梅》

    莫把瓊花比澹妝,誰似白霓裳。

    冰肌玉骨天分付,兼付與凄涼。





    別有根芽,不是人間富貴花。

    寒月悲笳,萬里西風瀚海沙。

    雪花,與牡丹、海棠等人間富貴花不同,而是另具高潔品性。情發無端,雪花無根,“悠悠飏飏,做盡輕模樣”。

    《菩薩蠻·白日驚飚冬已半》

    白日驚飚冬已半,解鞍正值昏鴉亂。

    燒痕空極望,鼓角高城上。





    東風回首不勝悲,葉干絲未盡,

    可憶紅泥亭子外,纖腰舞困因誰。

    知否系斑騅。

    待到挨過寒冬,明年春天紅亭左右的垂柳依然會變綠,卻不知道是否還會有人在那里系上駿馬,長亭送別。刻骨的相思和言不盡的悲悼。


    《浣溪沙·十八年來墮世間》

    十八年來墮世間,吹花嚼蕊弄冰弦。

    紫玉釵斜燈影背,紅綿粉冷枕函偏。





    徹夜寒如水。

    兩地凄涼,多少恨,

    近來情緒,非關病酒,

    轉尋思不如睡也,看到夜深怎睡。

    幾年消息浮沉,把朱顏頓成憔悴。

    篆字香消燈灺冷,不算凄涼滋味。

    早催人一更更漏,殘雪月華滿地。

    韶光容易把人催,憔悴了朱顏,蹉跎了歲月。半明不滅的燈火,煢煢孑立地站在窗邊,寒更雨疾,單薄的衾被怎抵擋得了這寒冷和滿腔的思念。

    來源:書畫半畝


    推薦閱讀

    ?

    文章評論

    注冊或登后即可發表評論

    登錄注冊

    全部評論(0)

    請選擇要切換的馬甲:

    掘金vs湖人 我要配资 亿海智投 福体彩最新31选7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宝牛e配 全国前三配资 微乐吉林麻将游戏 子基金配资 浙江体彩6十1历史号码 山水云南麻将昆明麻将 国内有什么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湖北省快三开奖结果 中国配资 股票涨跌买卖点规律 上海快3一定牛走势 涨8配资 熊猫麻将官方手机版怎么下载